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颱風假、COSPLAY與「椿象的反擊」


我非常非常地討厭COSPLAY

 並不是出現了某個轉折,於是從「沒什麼意見」變成了「非常討厭」,不,並不是這個樣子,而是打從知道了有「COSPLAY」這種活動與對其十分熱衷的族群存在之後,便無可抑制地產生了強烈的排斥感。

 因為排斥而產生的影響很多,比方:我無法對嗜玩「COSPLAY」的女孩子產生好感,不管本人再怎麼正點都沒用。就算只是睡覺恐怕也沒辦法,只要想到「這個女人曾經玩過COSPLAY就絕對無法勃起(沒遇過,純脆只是猜測)。就連當朋友也很困難,即使辯稱「那是年輕時候的事囉。」還是令人感到憂心,而不得不把她的意見都加註*號作為警戒。「聘雇為員工」更是絕對不允許!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工作交到玩COSPLAY的人手上!

 這種討厭的心情會被挑起,是因為昨天小駱約我出來吃飯的時候,剛好遇到一大群COSPLAY的同好(大概是附近有聯合聚會的緣故)。他們隨著我跟小駱進到同一家飯館裡吃飯,就在我們填妥菜單付了錢後魚貫而入,簡直像是設計好的圈套一樣,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包圍了。五顏六色的頭髮、醜陋怪異的裝扮,挑釁似的攻擊著我的眼球。由於是一間又小又擁擠的飯館,根本無處可躲。我被迫低著頭,心情不太好地吃著有點太辣的地獄拉麵。身處地獄一般的地獄拉麵。

 吃的時候想著COSPLAY的事,一邊忍著不要去看他們(雖然還是忍不住看了幾眼)。花掉大把的金錢與時間,把自己裝扮成那個樣子,湊齊一夥人裝模作樣拍照,對於這樣的傢伙,我實在無法理解其動機,更遑論欣賞。甚至到了無法給予體諒或者是同情的程度。大概是狠狠螫刺到我內心某種近乎「本質」之類的防線,於是觸發了「必須施予抵抗」的情緒。如果我的體質如椿象一般「受到攻擊時即會釋放強烈惡臭氣體」的話,整間飯館的人大概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了吧。我則因為過失殺人而被警方逮捕。宣判時,法官念在「沒辦法,因為是COSPLAY嘛」的緣故,於是判我5年緩刑加社區勞動服務。嗯,隨便說說的,應該不會這麼順利就饒過我。

 不過,小駱提醒我說:「搞不好他們也覺得你正在扮演什麼角色呦。」嗯,稍微想了一下自己的髮型是喔,是有這種可能。不過絕對不是這樣,我並沒有在扮演誰,真的。雖然有時候會被迫扮演「沒有啦,我絕對不是那麼好色的傢伙。」或是「別這麼說,真的一點也不麻煩。」之類的虛偽角色,不過那都是逼不得已的。為了盡量不傷害到別人的感覺,於是勉強假裝一下。

 絕大部分的情況下,我就是我,如此而已,而我,非常高興自己可以這麼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