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過是娛樂?

 提起U2,你想到什麼?如果晚近一點認識U2、且未花心思回溯過往的人,得到的印象大概就是群衣著光鮮的中年歐吉桑罷了,唱著矯情的芭樂搖滾歌曲、據說曾有過輝煌的歷史,看起來差不多就是一支正販售著昔日榮光、消費歌迷忠誠的老牌樂隊吧。細心一點的,偶而會瞥見主唱Bono油膩的髮型與招牌墨鏡出現在媒體前面,談論著非洲援助與反全球化運動啪啦啪啦…,至於他憑什麼高談闊論?抑或U2到底做了什麼?不求甚解者眾,其中也包括我。

 回顧搖滾樂的發展史,別說搖滾樂離不開政治,甚至我們可以說「政治」是搖滾樂得以穿梭時空、攻城掠地的神兵利器。撇開音樂性不談,一支閉口不談政治的不沾鍋樂隊大抵是群傷春悲秋的娘泡罷了,但一支平凡樂隊要是唱起政治歌曲,卻有可能讓人覺得:呦,好像很屌,還滿有想法的樣子,比方嗆聲一流、演奏三流的「Sex Pistols」。當然冷靜一想,有時會覺得:
,好像也不怎麼有道理。但無論訴求是什麼,為了宣揚理想而慷慨激昂的那副模樣,總是能為一支平凡樂隊添加額外的魅力。

 可是,這樣的魅力效應,搬來寶島台灣,還能夠成立嗎?搬到你身邊在玩團的黃皮膚朋友,或是你熟悉的1976、Tizzy Bac,甚至是五月天,如果他們開始在歌曲裡批評政治、談論時事、甚至跳上台面,為特定政治立場做聲援,你的感覺是什麼?你會憑以往對他們的好印象而照單全收嗎?還是先分辨看看是的還是的再決定要唾棄還是要鼓勵?跟自己立場相近的就說:對啊,人家U2也是很有政治主張,搖滾離不開政治嘛,國外都是這樣的,不用大驚小怪。跟自己立場相左的話就說:拜託,請讓音樂歸音樂,政治歸政治,留給我們的耳朵一片淨土。到底會有什麼反應?我真的很好奇。

 我第一次讀完張鐵志寫的「聲音與憤怒」時,四個字:熱-血-沸-騰。沒錯!搖滾樂就是要這樣,把想法唱出來,用行動去影響周遭的人,讓世界變得更好。但這不就是個體現「音樂政治化」的過程?而你、我,我們以為自己聽得多了、久了,以為自己習慣白人與黑人背著吉他高談闊論的場面,但我們準備好迎接「台灣搖滾樂」政治化了嗎?如果哪天你熟悉的幾個樂團像是玩象棋的「暗棋」那樣,一顆一顆翻過來看顏色,顆顆叫人驚呼傻眼,你心臟受得了乎?

 幾天前我在自助餐店吃飯,抬頭起來看到電視裡播送著「閃靈」的Freddy加入謝長廷陣營擔任幹部的新聞。老實說並不令人訝異,因為Freddy的政治傾向與企圖心一向清晰可辨。但我還是感覺到不舒服,我的直覺是:一支樂隊在創作中遂行理想實踐是好事,但是明明白白地被收編進特定政治集團裡淪為兵卒,卻不甚妥當。政黨這種玩意兒多麼骯髒啊?你欲借政黨之力發聲,卻又怎能不惹得一身污臭?不快之餘,心裡又暗自揣測,下一波會不會有誰又跳出來加入馬陣營?有的話會是誰?拜託別鬧了。

 隔沒兩天,我騎腳踏車去上班,就在河岸流言出來那個羅斯福路口等紅綠燈,抬頭一看,要命!謝陣營的「青年逆轉本部」竟然就開設在我公司正對面。難道是針對我來的嗎?不由得捏了一把冷汗,好在冷靜思考後,確定只是巧合。像我這麼低調又和氣的好青年,應該不至於成為政治鬥爭的標靶才對。

 不過,這起事件,讓我不得不重新思考對於政治、音樂與理想實踐之間的關係。Freddy好似以Bono為師,由樂團front man角色轉而投身政治,在自己的土地上推行理想。明明是相似的作為,但為何我覺得Bono比較帥(雖然也太over了)而Freddy很遜喀?是我有毛病還是他們兩個其中一個有毛病?還是都有毛病?觸怒我的是投身政治的舉動還是政見有瑕疵(拜台灣優良的選舉文化之賜,我根本不知道政見是什麼)?為什麼這爛文章裡通篇問號?

 為什麼在那衝擊的當下我不知道為什麼?
 

 是啊,我也曾經為 John Lennon、The Clash、U2、Rage Against The Machine、Manic Street Preachers等無數的搖滾歌手、樂團所創作的政治歌曲所感染,無論是歌頌愛與和平的綺麗夢想或是抨擊法西斯政府的激昂控訴,那積極進取的精神皆令我崇拜而欲追隨仿效,但現在回頭再想過,誕生在我心中的熱情之所以如此澄澈,其實只不過是因為那些「被反抗」與「被控訴」的對象,基本上跟我的生活沒有直接關係罷了。我格局太小,全球化的影響對我太少;我不打海洛因不放火燒車,偶爾被開交通罰單還不至於讓我憎恨警察至度、咒罵他們是「fascist pig」、又,英國工黨與保守黨之爭干我屁事?白人喜不喜歡黑人干我屁事?新移民飽受欺凌干我屁事?美國青年紛紛去伊拉克送死干我屁事?小布希跟賓拉登交朋友干我屁事?就因為通通不甘我的事,所以我只要跟著熱血就好了,我不用考慮我的聲援是否會影響我的人際關係,我不用擔心被貼標籤,我也難以體會樂團站到台前表明立場時要承擔多少責任,背負多少風險。

 搖滾樂啊,聽了你10年,我覺得自己好像踩著一顆巨大的、彈性一級棒的水球一樣,好像陷得很深,卻從來無法進到核心裡去,因為在我生長的土地上,我沒有對象能夠跟隨,也沒有讓別人跟隨的能力;沒有具體的理想可以實踐,於是也沒有熱情可以燃燒。

 搖滾樂啊,到今天為止,你也不過是娛樂。




 
>>Freddy的青年逆轉本部BLOG
從「轉型正義」到「青年逆轉」,轉啊轉啊,有興趣的可以看看他到底要轉到哪裡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