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還是喜歡慢一點。」

 這路線大概是這樣:先縱身往下跳,踩住第三排某位觀眾的肩膀,趁他還沒抓住我的腳踝之前跳落到地面,低頭躲避攝影機的捕捉、向右快速穿越裁判席前方的窄道,並留意散落地面的大字報以免滑倒,然後快步衝向出口、以右鉤拳撂倒正準備大喊「你想幹什…」的工作人員,最後推開攝影棚的大門,向門邊的保全人員微笑點頭,從容離開。

 嗯,感覺成功率不是很高的樣子,我想還是算了。

 彩排非常地久,幾乎花了兩個小時,而且看起來是毫無必要的浪費。我覺得很納悶,看起來都是經驗豐富的工作人員,怎麼會連麥克風的數量、主持人與來賓站的位置、樂隊演奏的順序這些小事都無法事先律定好呢?這不禁讓我懷疑「彩排」大概也是秀的一部份吧,好像要讓觀眾們感受一下所謂「幕前幕後」的差距似的,刻意地表現出慌亂的樣子,真相如何則不清楚,也可能只是單純的缺乏效率而已。

 台上正忙著的時候,幾個類似助理主持人的工作人員一直大聲嚷嚷著、逼我們呼喊一些很低能的口號(Super I do !不知道那個天才想的…),而且令人覺得奇怪的是:這些正熬著等出頭的人講起話來都好似吳宗憲,說穿了就是「講話沒什麼格調」的意思。如果拿這個問題去質問他們的話大概會得到「因為這樣講話比較受到觀眾歡迎」之類的回答吧。喔?是嗎?那如果講話高雅一點會反過來遭受到抱怨嗎?會嗎?我很好奇喔,真的。

 因為太無聊了而忍不住想拿出「跑啊,高橋!」來讀,可是讀不到兩頁又被迫收起來,因為那幾個工作人員一直在騷擾觀眾,一下子要我們拍手一下子要我們尖叫,我怕我如果一直低頭看書的話,大概會被當成頑劣份子而被請出去吧,我可不想變成焦點噢,害我同學丟臉的話就不妙了。最後只好妥協地舉起一隻手跟著揮,另一隻手則用來遮住臉。雖然一方面知道這也只是他們的工作,但我就是無法忍住意識裡發出的那股精神性搔癢,就像貓跟老鼠終究無法互相體諒對方一樣,單純用腦子去理解動機,對偏見是起不了作用的。

 好不容易正式錄影開始了,主角出場,緊張地把歌唱完。其實唱得還不錯呦,不過卻得到了一個「好像也沒辦法了吧」的結果。想過去給他打打氣也行不通,只能一邊遙望端坐在「敗部不一定會復活」區裡的他,一邊感受挫敗的情緒隨著尷尬的靜默被強調著。

 從興奮到失落,只有短短幾分鐘,一切都太快了。或許對主角而言,這一切都是明瞭的。裡頭是否存在著「其實剛剛這裡應該要….」、「如果這句能夠…就好了」或是「昨天不應該吃鹽酥雞的」之類的悔悟我並不清楚,但終究是自己經歷的一切吧。但對旁觀的我們卻不太一樣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高張起來的激昂情緒,幾分鐘後卻完全變了調。講起來好像遇到金光黨一樣,先笑瞇瞇地給你錢,最後關頭再把全部的錢都換成舊報紙。好像比參賽者本人的感覺更糟糕的樣子,或者應該說是不同形式的糟糕法吧。

 我想等到6點的時候,這個攝影棚裡面大約有一半的人感覺會跟我一樣糟糕,想到這裡就稍微輕鬆了一點。因為無法馬上離開,只好勉為其難地聽著接下來的表演。真是不可思議的比賽,主持人跟參賽者閒聊完才一轉身,樂隊就起音了,也不是正常的前奏,接著大概5秒後參賽者就要唱出第一句歌詞,好不容易唱完後裁判就開始提出「你很緊張喔,一看就知道沒經驗。」、「感情不夠。」,或是「你太油條了!一定是駐唱歌手是吧?」、「只有技巧但沒缺乏誠意呦。」之類的評價。

 什麼跟什麼嘛?把一首歌截頭截尾,突然就要人家開始唱,好像處理冷凍雞肉一樣放進微波爐裡面,按下退冰按鈕,時間到了就拿出來,就像這樣地對待比賽的人。若是如此的話,我認真地覺得那些過度緊張或是唱不出感情的人才是正常的人類。

 或許是我的成見吧,我一向把音樂表演者視為是與演說家或宗教家相近似的角色,所以對於自己無法寫歌、只能唱別人寫好的現成歌的「專業歌手」總是缺乏認同感,聽他們唱歌跟聽校慶運動會上的來賓致詞感覺差不多,再怎麼慷慨激昂那也只是假裝而已。偶爾也會有「他的確用心地把意境傳達出來了」的美妙感覺,但老實說並不多見。雖然說創作歌手也常常作一些假惺惺的表演,比方連續50場的巡迴演唱會而我剛好遇到第49場的時候,但那是另一回事了。
 
 總之這種歌唱比賽最重要的是演技喔,就好像跟女友共枕的初夜一樣,既不能生澀得像個處男但又不能顯得太老練,一切要恰到好處才行。

 只是一切都太快了。理智得到的結論,最終還是無法被心給接受。

 伴奏響起,歌手唱歌,伴奏結束,跟著是亂七八糟的講評,舉牌給分,輸贏立判。太快了,快得來不及融入,快得令我感到疏離,快得讓我想要嘔吐,形而上的嘔吐,好比「形而上的便秘」一樣,也不是真的便秘,是假的。但討厭的感覺是真的,真的假不了,假不過台上的款款深情。真實或虛假重要嗎?在這個攝影棚裡可能一點也不重要吧,但我卻很在乎。

 更糟的是當我心情很差的時候工作人員竟然又開始逼我跟著節奏揮手搖擺。什麼嘛!我發誓要不是同學的爸媽就坐在我後面,我一定站起來搗蛋。我不禁認真地對自己說:「我真的是很有義氣噢,做人相當夠意思呢。」據說愈是低潮的時候愈要正面思考來激勵自己,好像有這樣的說法,對吧?

 主持人說觀眾可以去尿尿後,我頭也不回地溜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