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94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ZARD was gone.

 「ZARD」這名號與其說是一個樂團,倒不如說是標記某種特定質感的流行音樂品牌,雖然有固定合作的樂手,但實際團員就只有負責演唱與填詞的坂井泉水(Izumi Sakai)小姐一人,知名製作人織田哲郎亦為其幕後班底。作為日本Being唱片公司旗下的傳奇歌手,她的豐功偉業我有幸恭逢其盛,因此她的過世對我確實有某種意義存在。只不過當下她對我而言也僅止於回憶,使得我的悲傷與失落感,似乎得搭時光機回到過去,才能找到確切的落點。
 
 在我高二到大學重考這幾年間,對於這位老是低著頭,甚至只露出側臉的日本大姐姐,我曾經非常、非常地喜愛,我每天聽她的歌入睡、把她的護貝照夾在參考書裡。她清秀的身影、甜美的歌聲與低調神秘的作風,滿足了當年的我對知性美女的終極想像。雖然她拿起麥克風後始終包得密不透風,但曾經是賽車美女皇后的她,始終比其他創作才女更具有戀愛幻想的開發潛能,年少的我時常一邊閉起眼睛聽歌,一邊進行著與漂亮姐姐約會的甜蜜美夢。
 
 還記得高中時哈日風正起,基於版權上的不明確,當時的各大唱片行都可以買到許多只要50元~120元左右、發行速度緊追正版的盜版台壓片,這些廉價又時髦的東洋歌曲CD成了渴望新音樂刺激的我難以抗拒的選擇。ZARD、B’z、Spitz、DEEN等都曾經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名字,然而上了大學之後,聽到的東西更多了,購買唱片的預算與管道也都隨著年紀而增加,慢慢地這些東洋流行樂也不再能滿足我挑剔的耳朵。

 平心而論,她其實並不算是頂尖的歌者,高音緊繃僵硬,低音也有點down不下去,但總體來說音色卻是相當溫柔甜美,在她的歌聲裡,彷彿再多的委曲和疲累,都能得到撫慰與諒解。至於歌詞創作方面恕我無法領略,不識日文的我從來沒有聴懂她在唱什麼,不過由於歌聲與曲調都十分討喜,甜而不膩的嗓音唱著富有積極感又不至於過分躁動的輕搖滾曲調,激勵撫慰兩相宜,堪稱青春學子的良伴(怎麼好像在賣乖乖桶),也是我苦讀重考的日子裡,重要的精神撫慰來源。
 
 99年後的ZARD,其團隊創作力已經過了高峰(這只是我自己的主觀判斷),雖然努力地嘗試加進新元素,但卻無法帶領原本以知性甜美為基調的曲式往新的方向發展,而做為一位歌迷,我的忠心完全禁不起考驗,最終的背棄與遺忘,似乎是必然的。
 
 然而ZARD的存在感曾經是巨大的,那些旋律仍淺淺地刻印在我的記憶裡,儘管我已不在她的歌聲裡尋求慰藉。我保留了一些她的進口CD,包括幾張令人懷念的8公分紙殼裝單曲,還有我買的最後一張,12公分硬殼裝、99年底發行的單曲「この涙 星になれ」,一支輕快積極的電吉他流行曲。至於那些盜版片,隨著一次一次地淘汰早已不知去向。為了寫這篇追悼文(?),我又把這些收藏品翻出來,記憶的片段在腦裡閃過,我想起當年的自己,跟現在不太一樣的自己,但究竟一路上是怎麼改變的,那軌跡模糊了,而我也不願再去細細回想。
 
 再次打開為了妥善收藏而加購的壓克力保護殼,捏起小巧的8公分CD,放進光碟機裡,然而喇叭裡傳出的樂聲,並未宣揚著已逝青春的翩然來歸,而是提醒我,那些曾經被遺忘的日子,這一次,真的再也回不來了。
 

 Rest in peace , my fair lady Izumi.

 聆聽曲目為96年發表的「My Friend」,因為灌籃高手卡通的緣故,應該很多人都聽過。(印象裡她的歌頗受卡通節目、電視劇與廣告CF的歡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