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的他的媽的通通不是我的( 3/3)

 話說近日來「反 WTO」與「反全球化」的戰火愈演愈烈,未開發與發展中國家意識到貿易全球化的趨勢若是沒有相對應的保護政策,將會轉變為經濟上上的「被侵略者」與「被剝 削者」,不但無力開拓國際市場,反而拖垮國內經濟。殊不知在文化的演進上,類似的慘況早已上演超過百年之久。

 19世紀末的歐美列強以優 勢軍力入侵亞洲與中南美洲,開拓貿易市場,在強勢經濟的帶領下西方文化順勢成為國際主流,從此不管是為了學習西方人的長處以求能與之抗衡、或是為了與列強 結交做朋友以求戰略自保或經濟利益、甚至單純的只是遭到貿易脅迫,白人終究是用經濟侵略與文化洗腦的手段統一了地球。是的,你看到了,我寫的是白人,白種人,高加索種人,怎麼說都行,反正就是白人。我無意挑起種族紛爭,但如果要精準地點出事實,恐怕事實就是如此。

我們穿的衣服多半是白人傳統服裝演變而來的款式的衣服,我們聽他們的音樂(註2),以他們的語言為國際通用語言,使用他們的曆法與度量衡單位,購買他們發明的家電產品來方便我們的生活。除了豐富多元的飲食環境足堪欣慰外,我們的生活中到底還能接觸到多少源自於自身民族血脈的事物?這無關是非對錯,但這的確是個崩潰性的失衡。

  以服裝為焦點來看,回頭打開自己的衣櫃來檢視一下,T恤、襯衫、西裝、洋裝、套裝、牛仔褲,這些代表性的穿著追本溯源都可以尋得一條清晰完整的發展脈絡, 一部輝煌燦爛的「白人服裝演進史」。但反觀亞洲民族的穿著,幾乎在100年前就隨著白人各種層面、各種方式的入侵、破壞、取代而停止發展。不只沒有發展, 而且在某些場景裡,傳統服飾被揚棄,被鄙視,被當作「阻礙進步」的絆腳石,成為「與時代接軌」時不得不甩掉的包袱。

 所以呢?
所以清一色亞洲臉孔的模特兒走起秀來總是沒有說服力,因為他們身上套的終究是白人的衣服。
 
 所以白人披上唐裝、旗袍仍是一整個彆扭,因為那畢竟是中國人的衣服。

 所以我們穿起傳統服飾也總是很俗又很不方便,因為我們的傳統服飾失去了進步的機會,我們停下腳步整整一百年。

 所以披著馬褂、穿起功夫鞋、背個包袱去上學,絕對不是解決之道。因為即使是白人,也不再穿燈籠褲、馬甲、鋼絲裙了。
 
 所以我們無力挽救頹勢,因為服裝對應的是文化,而白人文化的強勢短時間內看來是會持續下去的。中國的崛起會使「東風西漸」?慢慢等吧你!
 
 所以「台灣應該要發展出自己的潮流文化」這句話,在台灣的年輕人找到足以做為養分與認同基礎的「台灣文化」之前,還是聽聽就好,不用抱有太多期待。


態度是改變的開始
 
 流行次文化的發展要能健全茁壯,終究必須要有深厚的固有文化母體做為根基,而眼下的「台灣潮流文化」,其根基幾乎全是外來文化,絲毫沒有本土文化的影子。我們充其量只是「在自己家裡發展別人的流行文化」。只是這樣而已,看不出來有什麼自己的特色。

 舉個例子,台北有幾家賣龐克服飾的店,其中很有代表性的一家叫「Vicious Circle」,每次走進店裡,店員就會問我:「嘿,喜歡龐克音樂嗎?」。店員的打扮也都是一派正統英國龐克的模樣,相當有說服力。可是仔細看看店內賣的 衣服鞋子,甚至櫃檯的陳列的CD,價格都在比貴的。當我提出抱怨後,店員是這樣解釋的:「因為我們的衣服都是從國外帶回來的限量款」、「因為這是 Vivian Westwood設計的」、「因為這些CD也都是限量進口的」...。
 是喔,真了不起。穿得一身龐克,說得一嘴龐克,好像龐克就是生命的人,穿一件幾千塊的皮衣,一雙幾千塊的靴子,什麼都要講品牌,聽一張幾百塊的限量CD,開著一家標榜龐克精神的服飾店,我卻完全無法從他們身上或是店裡看得到任何一點「龐克精神」。他們難道不懂,他們奉為女王的Vivian Westwood,所締造的傑出商業成就,正是對龐克精神的最大諷刺嗎?
 
筆 者認為龐克精神在台灣被詮釋得最好的地方在舞台上,那是少數看得到龐克們「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衝勁、理想、與堅持的場景。可是少數台製龐克樂團的草根、 粗糙、生猛有力的「台客」風範卻被自喻「龐克正宗」的年輕小鬼們避之唯恐不及。我實在想不透他們拼死使自己「看起來像是英國龐克族」這件事屌在哪?
 
在舞台上,我看到的是音樂影響力無國界的典型示範,在「Vicious Circle」裡我看到的,卻只是單純對歐美流行文化的頌揚與吹捧而已。同樣是龐克,不同的詮釋層面,走在兩個極端。我會說:如果這兩個極端能取得平衡與共生,我們就會發展出足以呼應歐美龐克的另一種本土次文化,而這並非不可能的事。
 
文 化發展必須是交相影響的,這不僅是趨勢,也是使傳統文化跟上時代腳步的唯一途徑,因此外來文化並非牛鬼蛇神,但如果自身的文化無法做出呼應,而只是單方面 的模仿與跟進,其下場也只是反過來扼殺本土文化的發展而已。文化的「迷失」只是前奏而已,文化的「消失」才是終曲。歷史告訴我們,尾隨這支文化悲歌的,恐 怕是整個民族的沒落與消逝。
 
是啦,把穿衣服跟民族存亡的責任扯在一起的確是太嚴重了。穿個漂亮衣服、打扮打扮,實在是不需要搞得太嚴肅,應該要很輕鬆才對,畢竟服裝除了扮演文化發展的表現體之一外,讓人穿得開心、穿得舒適、穿得方便也都是很重要的。
 
但是有些真相我們必須明白,有些問題我們必須了解,而有些教訓我們必須記得,然後在某些點上,我們就會做出不一樣的選擇。在台灣人擺脫文化自卑的心結之前,我們也只能這樣做,而我們也必須這樣做。
 
很多事情,真的只是態度的問題而已,而不一樣的態度,正是改變的開始。

註2:也許有人會想到 黑人與嘻哈文化的反攻,但筆者認為就嘻哈文化來講,其實比較適合看作是一種來自美國黑人對白人主導的政經體制所產生的文化呼應,最初是源自中下階層的黑人 貧戶,融合對自身處境的理解與黑人本身的顯著特質所發展出的因應之道。中產階級以上的美國黑人,基本上是完全融入白人的價值體系裡的。所以將「嘻哈文化」 與「黑人文化」畫上等號是不太妥當的,畢竟非洲大陸上繽紛多彩的正統黑人文化,除了成為國家地理雜誌的絕佳拍攝題材外,並未得到良好的發展與重視。反倒是 黑人在音樂上的卓越貢獻,幾乎壓倒了白人的傳統音樂,無論是古典音樂或是各種地方民族曲調,其影響力在近代音樂的大融合場景裡都不及黑人音樂來得耀眼奪 目。
 
  原文刊載於AlmostMagazine Vol.3 Jan/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