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7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張冠可不可以不要李戴(3/4)?

 在智慧財產權的意識高張的今日,各 國對於創作人的創作多所保護,雖然其作品的法定所有權人仍有變更空間,但至少在其立法的初始觀念裡,通常會強調創作者在其創作完成之時即擁有該創作的所有 權。然而在商標法的領域裡,對於商標之所有權人的認定卻是另一種較為寬鬆的標準,也就是當申請人以人名為圖樣註冊時,即便兩者並非同一人,仍然是可行的(註1)。法律規定如此,必有其用意,只是既然有漏洞可鑽,必有斗膽荒唐之事發生。
 
 當商業行為產生,同屬與創作、發明人權益相關的各種法令,在不同的商業領域裡,其所產生的影響是截然不同的。在時裝界的生態裡,商標法提供的保障遠比著作權或專利權的保障要來得更具「經濟效益」。
 
 時裝設計師推陳出新的頻率與數量,一向令人瞠目結舌。新樣式的專利申請,根本趕不上汰舊換新的速度。何況各家設計師彼此間,抄襲模仿的小動作時有所聞,明眼人也都看得出來,那有什麼「不約而同地推出類似商品,而造成流行風潮」的巧事?要不是串通好,就是對剽竊創意的行為,有時擺明是持默許的態度,總之「可以做但不可以說」就是了。
 
 但「商標」就不一樣了,對於商標的合法使用權,各品牌可是拚了命也要計較得一清二楚。所謂名牌,在成名之前靠的是品質,成名之後靠的就是那幾個英文字母。網路上轉手賣個地攤買的仿貨,都會吃上官司,其對商標的重視可見一般。
 
 我們可以這麼說,握有商標的使用權利,就等於握有該品牌的生命。當某設計師的大名成為一個品牌的註冊商標,而商標的所有權人卻不是設計師自己時,唯一能做的就是自求多福,即使因此而遭遇什麼委屈,也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很多事情法理上也許無從辯駁,但情感上卻很難接受,這種鳥事多不勝數,親身體會過類似心境的讀者朋友相信也不在少數。
 
 令人疑惑的是,為什麼這種所謂的「合法盜用」,會一而再地發生在時裝界裡時?又為什麼,別的設計產業,不常聽說這種醜事?

 
從「我要出頭天」到「我要活下去」
 
 服裝設計師,是很特別的一群人。
 
 這世界上有各種設計師,但沒有一種設計師像服裝設計師一樣,那麼容易成名。要說容易或許太瞧不起人,但顯而易見地,沒有一種產業比時裝界存在著更多的設計明星。一般大眾耳熟能詳的「設計師」大名,絕大部分是服裝設計師。
 
 這絕對不是偶然。
 
 以創作維生,而被世人以自身的名字所傳誦、所記憶的職業,除了畫家、音樂家、作家等藝術創作者之外,大概就只有少數的設計師了,其中又以服裝設計師為最。事實上,最容易與藝術界接軌的設計領域,也是時裝界。這多少說明了時裝設計所富含的藝術性。
 
 相較於其他設計領域,服裝設計師在形式上的限制與包袱也明顯較少,創作週期短,技術單純,產品的製作門檻與成本都不高,這也使得他們的創意在商品化之路上遭遇的阻力大幅減低,種種正面因素讓有天份的設計師得以在短時間內將其靈感以商品的面貌問世,而不是消耗在虛無的圖紙作業上。 
 這種產業特性對設計師的創作自由, 無形之中有著更多的保護與尊重,其自由的程度,幾乎與向來獨立創作的藝術家們無異,而既然畫家可以理所當然地在畫的角落簽名,服裝設計師又何嘗不可把繡有 自己大名的標籤縫在衣服上?這說明了為什麼你不容易認識設計你家的冰箱的人,卻能夠輕易唸出創造出你那一身名牌行頭的設計師大名。
 
 基於如此的高度可辨識性,加上時裝界與演藝界的共生互惠、媒體的推波助瀾,要塑造一個設計明星,簡直是輕而易舉。
 
 我們也有理由推斷,服裝設計師的虛榮心,或許是比其他領域的創作者要高。他們不僅創作力旺盛,同時也渴望成名(註2),並且希望自己的傑出作品可以緊緊地跟自己的姓名連在一塊兒。說穿了,對自己的能力稍有自信的設計師,有誰不懷著一個自創品牌的夢?
 
 要想成為設計明星,甚至想風風光光 地推出個人品牌,你必須按著遊戲規則走。以檯面上的設計師為例,想成名多半得先蹲在背景雄厚的品牌集團裡磨練一段時日,一方面培養功力,一方面攏落人心, 等待機會。無論是擔任別人的助手也好,或是為既有的品牌擔綱設計,都是累積名聲與資歷的好方法。等到時機成熟,只要能借助集團背後的各種深厚資源,要一炮 打想自己的名號,實現夢想,絕非難事。
 
 然而對服裝設計師來說,也許難的不是如何功成名就,而是如何在自家品牌推出後,保有自己的創作自由。與工業設計師不同,服裝設計師不習慣聽到人家跟他說「不可以,你不能這樣做」。出色的服裝設計師多半帶有強烈的藝術家特質,他們浪漫而固執己見,喜歡聽到讚美,卻又不肯為討好別人而輕易妥協。
 
 只是身為服裝設計師,當你還是小角 色時,你可以任性地發揮,不過當你功成名就之後,代表你名字的那幾個字母跟圖案,牽扯到的經濟利益卻是以驚人的速率在擴張,所謂出錢的是老大,什麼創作的 自由,到此早已名存實亡。部分身段柔軟的設計師們可以找到妥協之道,或是成功地分割自己的角色。也有天生以取悅他人為己任的傢伙。剩下的,那些牛脾氣的、 講不聽的,只好捲舖蓋走人,鬧個不歡而散,徒留自己的姓名,供人憑弔(或者消費)。
 
 成名的慾望,加上職業本身的特性,使得服裝設計師較容易被普羅大眾所認識,自然而然,丟了飯碗的糗事也就比較容易為人所知了。


(註1)「商標法」第廿三條:商標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得註冊。該條第十五~十七項規定:有他人之肖像或著名之姓名、藝名、筆名、字號者。但得其同意申請註冊者,不在此限...有著名之法人、商號或其他團體之名稱,有致相關公眾混淆誤認之虞者...商標侵害他人之著作權、專利權或其他權利,經判決確定者。但得該他人同意申請註冊者,不在此限。也就是說,只要在申請之初,能取得該名號原有者的同意,即可申請成為商標,並取而代之成為該名號的合法擁有者(在商標法的保護範圍裡)。詳細內容請參閱「商標法」與「商標法施行細則」的相關規定。 

(註2)知名設計師裡,也 是有人作風低調而不常面對媒體,然而其作品也必定有著出眾的明星色彩與炒作價值(如Martin Margiela),否則消費大眾又怎能識得?甚至我們可以說,故作神秘也是一種炒作的手法。我們真正熟悉的場景是:光鮮亮麗的時裝設計師穿梭在各種派對 場合,被妖嬌的名模們簇擁著,暢談了無新意的設計理念、宣揚不知民間疾苦的享樂主義、針對時局發表一些言不及義的看法。不管這是不是他們的真實面,不可否 認地,這是他們工作的一部分。就跟演藝圈的名人一樣,嘴裡說痛恨狗仔隊,但誰敢說他們不喜歡被關注? 



 原文刊載於AlmostMagazine Vol.6 Jul/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