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94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張冠可不可以不要李戴(1/4)?

也許是因為雙親皆從事藝術相關工作,從小耳濡目染之下,William很早就展現了他的創作天份。在某篇專訪裡他曾提到:「小時候我老是偷拿我父親的領帶跟母親的胸針,拼湊成奇特的裝飾品,並打算戴著它去參加母親朋友的生日派對。」「我可以因為領結跟吊帶的顏色不配而堅持不出門上學,哈哈,那時我才7歲,我還記得我父親那副無可奈何的表情….」成長於70年代的他,深受自由與反戰之風的薰陶,對於大西洋彼岸的嘻皮風潮也心生嚮往。1978年,青春期的他趕上了龐克熱潮的列車。「我的同學都還在舞廳跳舞抽大麻的時候,我把二手衣店買來的皮夾克漆成綠色,穿上街去向警察丟雞蛋。」「這些回憶都是我日後創作的養分。」William微笑道。
 

1986年,William如願進入了倫敦的聖馬丁藝術學院(Central St. Martins School of Art)攻讀服裝設計。他出色的天份很快獲得注目,甫成立個人品牌的學長John Galliano邀請他擔任助理,並時常在媒體前面稱讚這位天份出色的小老弟。

 
1989William來到巴黎,加入了甫接掌Dior的米蘭時裝大師Gianfranco Ferre旗下,擔任配件設計師,隔年成為Ferre最得力的助手,負責Dior大部分的成衣設計,讓Ferre能夠專心在高級訂製服的部分。
 

1992年,在Ferre的支持與資助之下,William成立了自己的品牌「William Okward」,各年推出的處女秀也獲得一致好評。他的年輕與叛逆色彩為死氣沉沉的巴黎時裝界注入一股活水,而融合自Ferre身旁習得的精準剪裁與激進的龐克式後現代主義風采也讓他在極簡風當道的90年代獨樹一格。「Vogue」雜誌的資深編輯Francine Crescent形容他是「繼Jean Paul Gaultier之後最讓人屏息的天才」。

 
1994年,準備席捲時尚界的LVMH集團將聲勢如日中天的William Okward納歸旗下,整個時尚界都相當看好這位不世出的天才在財團的鼎力相助下能更上一層樓。
 
1995年,William Okward的時尚版圖已經涵蓋世界15個國家28個城市,對於與新東家合作的種種不愉快,雙方皆稱之為空穴來風,並呼籲各家媒體不要妄加揣測。
 
1997年,William Okward首度傳出虧損,據消息人士指出William Okward本人對於創作路線的想法與集團策略有所出入,銷售不如預期的責任歸屬則是眾說紛紜。
 
1999年,在巴黎的春夏時裝周之後,LVMH集團透露了他們即將為William Okward推出男裝線與至少一個以上的副牌系列,以搶攻日漸龐大的年輕族群市場,William Okward本人則不願意為此多作回應。
 
不到3個月的時間,William Okward宣布離開自己一手經營的個人品牌,並拋售手中持股。此一消息傳出後震驚時尚界,LVMH集團透過新聞稿表示遺憾,並透露William Okward本人已完成該年度秋冬新品的設計,至於接手的人選則尚在探尋之中。William Okward位於倫敦的住所則是大門深鎖,不願意接受任何採訪,只透過朋友表示,「把我自己的品牌賣掉,可能是我此生最重大的決定,也是最大的錯誤。」
 
隔年,LVMH聘來出身名門的新銳美籍設計師Perry Trump執掌「William Okward」,同時推出副牌「OKWARD」,並且在紐約舉行首次發表,搶攻北美市場,集團總裁對品牌前景表示樂觀:「我們相信William的精神與獨特風格會繼續被保留並得到良好的詮釋,但我們也相信Perry的加入能為我們帶來更多驚喜。」
 
2003年,「William Okward」與其副牌的收入連續兩年不如預期,集團發言人對外否認將更換設計師,但據傳其內部已著手另覓人選,並有意邀請William Okward本人回鍋。對此傳言William Okward不願表示回應,他只表示離開以自己為名的品牌3年,對自己是個重要的歷練,他也趁這3年的時間裡完成了很多計畫,至於何時復出則沒有明確的時間表。傳聞PRADA集團旗下的大將Helmut Lang即將掛冠求去,PRADA曾徵詢他是否有接手的意願。對此傳言William Okward則不願多作表示,只說Helmut Lang是他的偶像,有機會接手他的工作的話是他的榮幸,同時也是挑戰,並且對Helmut Lang的處境感到同情與感同身受。
 
「有些事情你們沒有看到,但我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我是過來人。」

 
 
故事說完了
 
然後你要問我,靠,你說的故事真耳熟,可是我怎麼在GoogleYahoo知識都找不到「William Okward」這個人?他真的那麼有名嗎?
 
抱歉,事實上並沒有「William Okward」這個人,當然也沒有這個品牌。這個故事是我自己瞎掰的。如果名字可以取得更好的話,這個故事看起來會更像真的。事實上這個故事無論誰看了都會覺得熟悉無比,倘若我把其中一些橋段跟人名置換,馬上可以拼湊出另一則fake-story,保證還是可以把不明究裡的人唬得一愣一愣的。看完這個故事,無論你要覺得同情也好,惋惜也好,感慨也好,幸災樂禍也好,沒有感覺也好,類似的故事在摩登時尚界裡上演過好幾次,而且絕對是真人時況秀,如假包換。當然檯面上演的秀總是有所保留,你賣我個面子、我給你個方便,演到重點之處總是「低調以對」「不願多作回應」。看戲的終究只能霧裡看花,瞧個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話說回來,每個故事都會有個隱藏的重點,而我的重點來自一個疑問,就是:當你穿著以某個設計師為名,但其實不是他本人設計的衣服時,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很詭異?

我個人覺得這是非常奇怪、非常不自然、幾乎可以稱之為「變態」的一件事。
筆者本身非常崇拜奧地利設計師Helmut Lang,可惜他設計的衣服當年我一件也買不起。我曾發願有一天等我有錢了之後我要空出一個衣櫃專門擺放我搜購的Helmut Lang襯衫與長褲、皮鞋。2005年1月,當Helmut Lang出走的消息傳出之後,我只能用心碎一地來形容。更讓我無法接受的一點是,PRADA集團擁有「Helmut Lang」這個品牌名稱的使用權,所以他們可以堂而皇之地繼續使用這個名稱,推出一個又一個系列的Helmut Lang商品,儘管它們並非出自Helmut Lang之手。「Helmut Lang」再也不是那個「Helmut Lang」了。印著「Helmut Lang」字樣的白色襯衫,跟Helmut Lang本人冷峻的雙眸,再也無法真正串聯在一起。只是高檔的、昂貴的、合法的冒牌貨而已。
這當然不是破天荒頭一遭。德國極簡大師Jil Sander兩進兩出以她為名的品牌,心酸無奈誰人知?業績不佳的Christian Lacroix被LVMH拋售,身為總監的Lacroix本人彷如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我自然也不是此時此刻才注意到這個現象,不過確實是由於我對Helmut Lang的喜愛,才讓我體認這到底有多荒謬。

 有多荒謬?

原文刊載於AlmostMagazine Vol.4 Mar/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