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Waste Is Life All About
關於部落格
  • 7794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你的他的媽的通通不是我的(2/3)

只是這一兩年,這類的刊物竟然瞬間多到不可理喻的程度。真的有那麼多人看嗎?是不是台灣的年輕人真的都在家裡飽讀各類雜誌、作足功課後才上街買衣服,我十分納悶。搞不好真的是這樣。西門町巷子裡那些褲檔低到快掉下來的店員們一個比一個厲害,嘩拉嘩拉地介紹著這是日本的哪個街牌跟「潮人」誰誰誰crossover的什麼鬼玩意兒,雖然我個人是完全聽不懂,但一定有很多人也深諳箇中原委與價值所在,否則不會成為大力吹捧的賣點。要是研讀「指數函數與對數函數的變化也能這麼用功的話,學測一定不成問題。
 
以前高中時代每次借來「MEN’S NON-NO」,最喜歡的內容就是最後幾頁的街拍特輯。並不是抱著崇拜的心情看的,而是覺得很好笑。怎麼會有人把自己打扮成那個樣子出門啊,真是叫人猜不透。一個比一個誇張,每一期我都笑到翻掉。但照片裡的日本人倒是一副認真的樣子,大談自己的穿衣哲學,旁邊還附上知名造型師的講評與建議。雖然很好笑,但真的是只有日本人可以做到這個程度。
 
後來這類的街拍突擊行為,擴大到了海外的其他城市,所以也看得到紐約、倫敦、巴黎、米蘭等歐美大城的街頭穿著。仔細比較其實很有趣,普遍地來說,歐美城市的年輕人打扮比較貼近其生活領域,有時候看著照片,彷彿就能猜得到他的音樂喜好或是職業,甚至是下一刻他要去哪裡做什麼事,看起來都非常自然。
 
日本的年輕人則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形貌,他們花了更多的巧思在穿著搭配上,真的是非常用心,不過通常感受不到其風格與本人的關係。好像買便當一樣「啊,今天吃雞腿飯好了!」之類的,非常臨時地決定了今日的穿衣風格,然後花兩個小時仔細打點好,開心地上街。明天則可能是完全截然不同的風貌。有些照片裡的人我真的非常擔心他,如果那樣用心的裝扮卻不幸地沒有遇到街拍突擊隊的話,應該會很失落吧。


「穿這個配這個不知道會怎樣?」
 
 有次跟一位在某個流行雜誌做過編輯的朋友閒聊,他說在歐美國家,八卦雜誌或是體育雜誌很多,也有刺青愛好者或是各種車款專屬的雜誌,流行方面則有不少以報導HIGH-FASHION為主的刊物,但是偏向生活與人文層面的專欄或專題則通常佔了相當大的篇幅比例,完全以報導「服飾類商品資訊」為主要訴求的雜誌實際上非常少。
 
在日本卻剛好相反。日本也有相當多元化而蓬勃的雜誌出版業,但相對地,報導「服飾類商品」的雜誌在比例上則高出許多。即使是國際型雜誌的日文版,也不免入境隨俗地增加了報導商品資訊的篇幅。之後我特別留意了一下是否有這個現象,結果發現真的是如此。各位也可以留意看看是不是這樣。
 
就我自己的觀察,文化差異也許是主因。歐美的流行次文化裡存在著各種隱性社群,形成各種生活型態與其特有的視覺印象,其中以音樂與運動對次文化發展的影響最深。處於各種生活型態下的人,自然就顯現各種社群特有的視覺風格,這是自然而然的事。無論阿姆怎麼紅怎麼屌,摩登族的人都不會考慮買尺寸大一點的西裝或褲子。艾佛森(Allen Iverson)的球迷也不可能忍受小羅那度(Ronaldinho Gaucho)的足球小短褲。各個族群對於美感的解讀歧異很大,不同的價值認同也造就了不同的品味,與不同的消費傾向。這樣的養成過程非常自然,所以對這些人來說,並沒以在消費上舉棋不定的疑慮存在。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生活,也就怎麼穿。但畢竟這些都是西方文化,他們的根源是西方的歷史與傳統,由西方人來演繹是再自然不過,但傳遞到東方來卻是問題多多,即便是深受歐美文化薰陶多年的日本,也顯現了各種消化不良的荒謬場景。
 
這並不是說日本人比較膚淺,而是相較於歐美的流行次文化與傳統的關聯,這些次文化傳進日本,即使再怎麼受歡迎,都很難迅速地紮根茁壯,行成有效的約束力,所以各種次文化在日本的年輕族群裡是相互流傳的,並不是那樣地壁壘分明。再者,日本人認真的把街頭服飾的搭配當成一們學問了,簡直是當做科學研究般地在處理與研究。甚至是做各種搭配的實驗,就算是看到印地安人的罩衫與雪紡紗小短裙的搭配也不足為奇。部分實驗失敗的結果可以在每一期的街拍特輯裡看到。所以並不是「怎麼活就怎麼穿」這麼簡單的事,生活是生活,穿衣服是穿衣服,可相干也可以毫不相干。也因此造就了那麼多報導服飾資訊的雜誌。有些雜誌做到像電話簿一樣密密麻麻一格一格的都是衣服照片,相當誇張。因為就有那麼多人需要這些資訊呀,沒有這些資訊的話,就沒有做實驗的可靠依據了。


吞下別人的反芻物,能拉出怎樣的屎?
 
 「台灣應該要發展出自己的潮流文化。」他說。
 
「喔。你嘴角有飯粒。」我說。
 
 不久前我在雜誌上看到一篇報導,記者訪問到以「Yufengshawn」為名進軍巴黎時裝界的台籍設計師組合「簡鈺峰與潘伯勳」時,提出了「如何在國際舞台上展現台灣特色?」這樣的問題。他們表示,在他們的觀察中,歐美人士眼中的台灣文化,其實就像日本一樣,是吸收了眾多外來文化後經過一番消化,再吐納出來的一種多元文化綜合體,而不是許多人背在被上甩不掉的「懷舊本土風」、「中國傳統服飾」甚至「原住民文化」等等傳統大包袱(註1。又補充說:「美國或澳洲設計師也很少拿印地安人或毛利人文化當素材。」
 
 這兩個人我不認識,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他們把玩不出台灣文化的特色所以拿以上說詞當藉口,但檯面上的台灣流行界的確是處於被異國文化統治的狀態,而對新一代的台灣潮流人士來說,「傳統文化」也的確是個令人尷尬的題材。就好比某個單親家庭小孩,從小只跟媽媽住,有一天長大了媽媽跟他說「你爸爸其實還活著,他想每個禮拜見你一次」。對於爸爸的印象只有照片裡的樣子,既不認識更談不上說愛。但有關爸爸的一切卻不能完全不理會,因為人家會說「好歹他也是你的親生父親」,所以必須被推出去陪爸爸吃飯以及每年寫言不及義的父親節卡片外帶一句爸爸我愛你。以現況來說,甚至不同的執政黨當政,「傳統文化」的定義都會跟著改變。連父親是誰都不清楚,但卻必須表達對他的愛,真是叫人無言以對。
 
以消費者的角度來看可能容易些:完全投降就好了,管他什麼傳統。畢竟流行是現實的,往忠孝敦化路口的騎樓一眼看去就能明白,商人與消費者們對於投資報酬率的精算程度,實在不下於每秒鐘幾十萬上下的金融業。於是我們前仆後繼地「崇洋」、「哈日」、「哈韓」,甚至「哈ABC」,一副義不容辭的樣子。老實說,除了跟隨,我們幾乎沒有別的選擇,只是專注程度(專注於如何把自己打扮成外國人的程度)的問題而已。
 
 台灣傳統文化在當代流行場景裡的極度弱勢,是鐵一般的事實,而且還會一直弱勢下去。就算請史艷文或廖添丁分別出任文建會主委與新聞局長,可能也很難挽回頹勢。台灣人照理來說是主體意識很強悍的民族,看看我們那些為了族群意識吵得口沫橫飛的政客就知道了。但是說到要抬起頭、挺起胸,發展出台灣自己的獨特流行次文化,則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供應文化滋長的養分大抵跟時代背景與歷史脫不了干係,我們這一代看小叮噹跟七龍珠長大,看日製的A片度過漫漫長夜,為日本偶像的訪台而追逐守候,當初滋養我們娛樂我們使我們振奮使我們滿足使我們成長的,幾乎都是外來文化。我們的英雄是無敵鐵金剛,不是莫那魯道。我們記得「槍與玫瑰」還有X-JAPAN,但不記得薛岳與林強。我們熟讀村上春樹,但是不讀黃春明。當別的國家把祖國風格視為傳統與光榮的時候,我們把「台客」兩個字拿來罵人。
 
然後,然後的然後,在這個關鍵的moment,我們的某「本土潮流界人士」,抓抓頭(APE的限量毛帽喔,雖然夏天戴有點悶熱害我頭小暈…)、抖抖腳(FORCE系列的大阪地區限定款喔,雖然高桶的款式穿起來腳很臭很癢又摳不到…)、推推鼻頭上的眼鏡(新入手的古董墨鏡喔,雖然室內戴有點暗看不清楚…),若有所思地說:「台灣應該要發展出自己的潮流文化。」
 
幹,老兄你是來亂的吧。


註1:弔詭的是,這段言論說完沒多久,隔季「
Yufengshawn」就推出以台灣原住民服飾為靈感的一系列作品。時尚圈裡說話是不用負責任的,因為「時尚圈瞬息萬變」,因為「設計師的靈感總是如靈光乍現一般帶給人們驚喜」,因為這裡的規則是「怎麼做了才想怎麼說」,而不是「怎麼說就怎麼做」。所以,如果因此而認為「台灣文化在國際時尚舞台嶄露頭角」、或欣喜於終於有旅外的台籍設計師肯大力擁抱本土文化,我想是言之過早。
 
 
原文刊載於AlmostMagazine Vol.3 Jan/2006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